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热贴 >

腾讯大家:女诗人印上钞票,因为她们保卫了一种语言

时间:2017-05-08 10:26来源:未知 作者:Tracy 点击:
诗人功莫大焉,他们将希伯来语送到了大众的舌头上,变成他们日夜操练的功课,不只如此,诗人还肩负起开掘一门语言的想象力的任务:想象力,这是一个民族真正的财富。

  利亚和拉结是一对姐妹,在旧约圣经里,她们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双双嫁给了犹太人的始祖雅各。巧的是,以色列银行年初新发的纸币上,也有一对利亚和拉结,都是用希伯来语写作的女诗人,一个叫拉结·布鲁斯坦,另一个叫利亚·戈德伯格。除她们外,新发的四种货币上的另两个人物也都是希伯来语诗人,名字太长,就不赘述了。

 
拉结·布鲁斯坦
 

  拉结·布鲁斯坦
 

  “拉结·布鲁斯坦”其实是个绰号,意思是“拉结女皇”。这位女诗人生于1890年,死于1931年,她的诗作署名“拉结”,后来成名,人们就给她冠了“女皇”二字,连在一起念,犹如中国人说“诗仙李白”一样。钞票上除了她的头像,还印有诗人最喜欢的加利利海(以色列第二大湖)湖岸的风光,以及她以此湖为题写的诗歌中的词句。另一位利亚·戈德伯格(1911—1970),既是诗人,也是小说家、戏剧家和儿童文学作家,票面上引用了她最有名的诗歌“我挚爱的土地上有杏树开花”里的句子。

 
利亚·戈德伯格
 

  利亚·戈德伯格
 

  她们生活和活跃的年代,以色列还没有建国,尤其对拉结而言,建国纯属一种想象,两千年来犹太人都没有自己的国家,谁敢打保票说未来若干年间,“大流散”将进入历史?

 

  拉结是一户俄罗斯犹太富人家之女,十几岁时来到巴勒斯坦,见到第一个犹太基布兹德嘎尼亚(1909年创建)后,就决心抛弃家业,加入这里胼手胝足的犹太拓垦者们。这些人都是被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从东欧、西欧、中东等地召集过来的。拉结写诗歌颂他们,歌颂那些带头拥抱这片土地的人,最后,也是因为在橘园卖力劳动,不幸感染了肺结核,41岁就匆匆而逝,死的时候根本没有以色列,但拉结的诗“致我的祖国”却已传遍四方。

 

  妈妈,我明白

 

  朴素是我带给你的礼物。

 

  我明白,朴素是你女儿的

 

  馈赠:

 

  区区一声歌唱

 

  在阳光闪耀的一天,

 

  区区一滴沉默的泪水

 

  献给你的贫困。

 

  只是译个大概的意思。诗中的一些词汇,比如“一声歌唱”其实指的是一种祷告,不过不了解细微涵义,不妨碍我们看明白诗的主旨。此外,朴素确实成了以色列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以色列人的朴素感,一半来自宗教久远的影响,另一半来自移民拓荒的经验。这种经验很宝贵,以色列早已进入消费社会,但相对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来说,以色列肯定是一个更崇尚朴素的社会。

 

  拉结的大部分诗作都被谱成曲传唱,便利了犹太拓垦者聚起集体信念,去将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家的理想转化为现实。不过,在增进民族意识之外,诗人最直接的贡献来自滋养一种语言。

 
以色列20谢克尔货币
 

  以色列20谢克尔货币
 

  古老的希伯来语,之所以两千年来没有因为犹太民族到处流浪而失传,反而在19世纪迎来一场复兴,诗人功莫大焉。他们将希伯来语送到了大众的舌头上,变成他们日夜操练的功课,不只如此,诗人还肩负起开掘一门语言的想象力的任务:想象力,这是一个民族真正的财富,因为你无法想象,仅仅作为纯粹的工具而保留下来的语言能有什么真正的美感,能保存一个民族优雅、精练、感伤和沉思。

 

  以色列人特别惦记诗人对民族语言的贡献。以色列的超级歌星诺亚(本名“阿奇诺阿姆·尼尼”,1969年生),曾把拉结的一首悼亡诗改编成了歌曲。在别的国家,比如美国,娱星就是娱星,能想象卡戴珊去唱一首艾米莉·狄金森的诗,贾斯汀·比伯去唱一首惠特曼的诗么?

 

  拉结的影响早已超出了她所劳动生息过的地方的范围。在以色列人的文化记忆里,拉结是个如上帝一般“自有永有”的存在。但是,任何民族都会遇到这个问题:老一辈被自然规律送走后,他们留下的民族传统恐怕会见弃于儿女后代。拉结的光芒也在黯淡,正如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以色列集体农庄文化在黯淡一样。为此,将拉结的头像放上钞票,看起来是一个好策略,可以引起人们对“诗歌女皇”的兴趣。

 

  但在这个国家,绝大部分的公共决策,不经过一通激烈争吵都不可能付诸实施。以往版本的以色列纸钞都印政治领导人的头像,如今否定了传统,改印民族诗人,难道不是好事么?可偏偏有人要说,艺术和金钱不宜放在一起;钞票传达不出拉结的意义,我们借助符号性的支付工具来教育和熏陶大众。反对这种意见的人便指出,倘若孩子对钱上的人物发生了兴趣,父母给他们解释一番,就此把民族的往事给传布给下一代,发行这套新纸币的目的就达到了。

 
以色列100谢克尔货币
 

  以色列100谢克尔货币
 

  另一场交锋,发生在这样两种观点之间:一方认为,拉结是20谢克尔(“Shekel”是以色列货币单位)票面上的人物,利亚·戈德伯格则是100谢克尔上的,似乎暗示了利亚的诗作比拉结更出色;对这种比较肤浅的质疑,另一方也得有理有据地驳斥:拉结的面额比利亚小,是因为拉结生活的年代比利亚更早;数字不仅仅意味着价值高低,还代表了次序的前后。

 

  第三种质疑是,钞票上的四个希伯来诗人都是阿什肯纳兹——德裔犹太人。“阿什肯纳兹”被认为是犹太人中的精英,吸收欧洲文明的营养最多,但是,难道其他犹太人里就找不出一位一流诗人了?“塞法迪”(西葡裔犹太人)里没有诗人?俄裔犹太人里没有诗人?来自东方诸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里没有诗人?公平地讲,阿什肯纳兹确实是文化最高、修养最好的一类犹太人,但你要这么明着讲,在以色列就可能触痛政治正确的神经了:你企图在犹太人的大熔炉里制造分裂?

 

  对此最有力的回答恐怕是:如果找四个不同背景的犹太人诗人,分别让他们来“代言”20、50、100、200谢克尔的新版纸币,反而会引起更大的口舌之争,因为数额的此高彼低可能会被视为一种歧视……不管如何争吵,以何种理由提出质疑,以色列人所争的,都是热爱希伯来诗人的正确方式。

(责任编辑:Tracy)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