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领导干部在线 每日决策参考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垂直网站联盟 > 资本运作 >

创始人出局并非一时潮流:一不小心就成了资本控制的木偶

时间:2016-06-28 14:39来源:未知 作者:diantong 点击:
一天之内,两家公司创始团队失去或将要失去公司控制权,不禁让人发问:这些企业怎么了?创始人、CEO们怎么了?
  周末发生的两件事令不少人骇然,也引发行业内一片唏嘘。
 
  一个是万科董事会的权力之争再进一步升级,宝能系正式请求彻底重组万科董事会,罢免王石郁亮等人的所有董事职务,王石出局的事实似乎已经板上钉钉。
 
  另一个是,平安入股汽车之家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汽车之家原有管理层将被平安清洗,秦致的CEO职位和钟奕祺的CFO职位已被替换。
 
  一天之内,两家公司创始团队失去或将要失去公司控制权,不禁让人发问:这些企业怎么了?创始人、CEO们怎么了?
 
  有人评论说他们对企业和个人缺乏长远的考虑,也有人指出是资本过于强势。事实是否真如这样?
 
  事实是,即便王石和秦致等人被出局,他们也并不孤单,因为在他们之前,近两年国内已经发生了一波CEO离开了自己创立的公司。
 
  他们的境遇就好像王石说过的一句话:男人都像打出枪膛的子弹,不管出发点多么笔直,最终都会回归到大地上。
 
  典型的“李想”回归现实
 
  最典型的当属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去年6月12日汽车之家宣布创始人李想将不再担任汽车之家总裁一职,虽然公告显示李想仍将继续以汽车之家董事、股东身份,但最终结果都是一个企业的创始人离开了自己的公司。
 
  在外人看来,从2008年澳电入局估值不到1.5亿美金,到上市后汽车之家市值50亿美金,李想不到4%的股份,是一个50亿美金的遗憾。
 
  但其实,2012年的一次高层事件似乎已经决定着李想最终的结局,那就是秦致正式出任汽车之家CEO,2013年李想任总裁,角色发生转变,李想开始向秦致汇报。
 
  这意味着李想已经没有了管理公司的实权,渐渐沦为精神代言人。
 
  除此之外,屌丝出身的李想,在创业初期大概就明白不能只做网站,而是要组建一家公司,以致于在秦致加入汽车之家时,据说在董事会讨论秦致的期权问题,董事会给出的比例并不能达到秦致的要求,是李想主动拿出了自己的部分股权补了上去。
 
  如此看来,创办公司更多寄予着李想的个人理想,但是在资本决定汽车之家走势之后,李想只能选择离开。
 
  然而,就在此次明知平安入股已成事实结局不可改变,汽车之家管理层被清洗的情况下,李想还发布公开信表示当股份的购买尘埃落地后,管理团队也同样会很职业的尊重新股东的一切合理权益,继续把汽车之家经营好。管理团队能够很好的和澳电合作八年,同样可以和新的大股东平安进行好的合作。
 
  但显然,平安方面并没有理会,这直接也说明了,当你没有足够的筹码时,只能任大股东肆意宰割。
 
  这些被合并的企业CEO们也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公司
 
  自从去年以来,国内发生的一系列企业并购案,向我们诠释了何谓“一山不容二虎”。
 
  滴滴快的合并:程维频站台,吕传伟“隐退”
 
  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以100%换股的方式正式合并。合并后,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滴滴打车CEO程维、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同时担任CEO。
 
  紧接着,柳青出任新公司总裁。
 
  同年4月,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的消息称,美国对冲基金CoatueManagement为首的投资财团将购买价值6亿美元的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合并后的股票。有业内人士称,这6亿美元的股票只是快的打车管理层所售普通股的一部分,快的打车管理层之所以要出售这些股票,是准备隐退了。
 
  合并至今,虽然官方宣称,快的打车CEO吕传伟继续留任董事会并担任其他职务。但如我们所见,新公司的所有对外基本上是由滴滴打车CEO程维和总裁柳青领导,而吕传伟几乎未曾露过面。
 
  所谓双CEO制、独立运作,也只不过是一个堵住悠悠之口的谎言罢了。
 
  58同城、赶集网合并:姚劲波继任,杨浩涌出局
 
  滴滴快的合并之后不到两个月,2015年4月17日,58同城与赶集网宣布达共同成立58赶集有限公司,58同城将获得赶集网43.2%的股份,代价为3400万份普通股(合1700万份ADS)和4.122亿美元现金。
 
  双方表示将继续两个品牌独立管理,定位上适当差异化,姚劲波和杨浩涌同时担任58赶集集团的联席董事长以及联席CEO。
 
  半年之后,杨浩涌再出发,正式卸任58赶集集团CEO一职,出任瓜子二手车CEO,将从58赶集集团完全独立。同时宣布将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瓜子二手车投资6000万美元。
 
  虽然杨浩涌仍然保留了58赶集集团联席董事长职位,在集团董事会上的投票权和在集团持股比例在本轮调整中均保持不变。但从卸任58赶集CEO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意味着杨浩涌与58赶集脱离了实质上的参与和管理。
 
  当被问及当初为何选择与58同城合并,杨浩涌表示,战争永无止境,当双方在资本上投入越来越多的时候,最后只能用资本解决问题,这样的合并是必然。
 
  言外之意,烧钱模式没有对错,资本是合并的加速器。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王兴大权在握,张涛挥泪离场
 
  2015年10月8日,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已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估值150亿美元)。新公司将实施联席CEO制度,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
 
  同年11月10日下午,王兴发出内部信,确认张涛退出新公司CEO岗位,只担任董事长,而王兴将担任唯一的CEO,双CEO不复存在。
 
  虽然根据内部信,与张涛即将离职的传言不符,但从联席CEO到董事长的调动,意味着企业实际经营过程中,张涛作为董事长被边缘化了,即便董事长看上去要比CEO更高端,但如果不参与企业管理,就意味着被清出局了。
 
  随后,张涛与同事抱头痛哭的照片被疯传,更是佐证了以上境况,这是喜极而泣还是无奈的呼唤?
 
  在美团与大众点评这场被资本包办的婚姻,张涛也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吧。
 
  携程与去哪儿合并:梁建章继任,庄辰超离去
 
  2015年10月26日,携程宣布与百度达成一项股权置换交易。交易完成后,百度将拥有携程普通股可代表约25%的携程总投票权,携程将拥有约45%的去哪儿总投票权。合并后,去哪儿继续作为独立的上市公司运营。
 
  紧接着今年1月,庄辰超发布公开信称将正式离开去哪儿,卸任去哪儿网CEO一职,庄辰超的离开似乎是大家早已能够预料的事情,根据此前的众多合并经验来看,联席CEO必将以其中一方的离去为结局。
 
  但是有业内人士透露,携程与去哪儿的联姻实际上曾遭到了庄辰超反对,不过由于联姻主导者百度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庄辰超的意见已经变得无关紧要,最终只能被迫接受并选择出局。
 
  最新的消息显示,庄辰超已经以创始合伙人的身份创立了斑马投资,选择再次出发。
 
  美丽说与蘑菇街合并:陈琪出任新CEO,徐易容退居幕后
 
  美丽说与蘑菇街接近一年的合并传闻在今年初被落定,1月11日,蘑菇街和美丽说通过内部邮件的模式宣布合并,根据邮件显示,陈琪将担任CEO带领新公司发展,蘑菇街和美丽说按2:1对价,腾讯作为美丽说现有股东,将对合并后的新公司追加投资。
 
  与前文所提到的滴滴快的、58赶集等合并之初采取的联席CEO制度不同,蘑菇街、美丽说合并的公开信中,除了提及蘑菇街CEO陈琪将出任新公司CEO一职,美丽说CEO徐易容会全力支持陈琪之外,并未交代徐易容的未来动向。
 
  随后,有消息称,徐易容已经带着孵化了一年多的跨境业务HIGO离开,开始了新的征程。
 
  ……
 
  当然,近两年合并的案例还不只这些。但通过以上案例,至少可以看出,CEO们的黯然离场不在少数,在这个类似春秋战国的互联网争霸时代,资本操纵下的合并,根本没有平衡可言,弱肉强食,就是真理。
 
  而作为创业者,你要不仅仅是一个创业者,还要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并且深谙资本运作之道。作为一个管理者和守业者,有远见不容易,能坚持更不容易。
 
  在门外“野蛮人”和资本横行时代,创始人和CEO们很多时候会变成被资本控制的木偶,一旦发生,十几年的奋斗,只需一夕便可落入他人之手。CEO们出局也并不是一种潮流,而是在告诉我们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各方势力并起的铜锣湾,只能有一个陈浩南。
(责任编辑:diantong)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