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领导干部在线 每日决策参考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业故事 >

2600万人围观一台手机,无聊为何成为群体狂欢

时间:2016-05-26 11:53来源:未知 作者:diantong 点击:
昨天(5月25日),小米和B站开启的一场无聊直播已经进行到第16天了。这场直播号称史上最无聊的直播的推广活动:直播中,推广主角小米Max被放置在桌上,每隔1小时点亮手机屏幕一次,如果手机有电,则持续直播。

  5月份,国人终于把“无聊”从个体的行为上升为群体的狂欢。
 
  昨天(5月25日),小米和B站开启的一场无聊直播已经进行到第16天了。这场直播号称史上最无聊的直播的推广活动:直播中,推广主角小米Max被放置在桌上,每隔1小时点亮手机屏幕一次,如果手机有电,则持续直播。冗长的时间、漫无目的的内容、砸钱送礼……小米的这次直播简直是当下无聊直播文化的一个标志性缩影。
 
  直播——无聊文化开启狂欢模式
 
  这场直播集合了把无聊感变得无穷尽的两大因素:时间长、内容无预期。
 
  一是,直播时长未知——手机什么时候耗尽电量,才是整台直播结束之时。二是,直播内容无预期、没有梗:不定时有直播嘉宾出现,随便选唱的歌曲、漫无目的的聊天、临时起意的掰手腕,有时画面中甚至空无一人,只留下直播间凌乱的现场和墙上“我们也不知道这次直播什么时候结束”等字样。如果是一个不明就里撞进来观看直播的人,基本上得抓狂:“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直播并不新鲜,很久之前已经有游戏直播。只是当下直播的内容越来越无聊化,这竟莫名地产生了吸引力。
 
  说白了,这些直播说就是一部分人消费无聊,另一部分人贩卖无聊。很多人看美女直播,问主播无聊的问题,主播回答得也很无聊,或者花一小时看主播在镜头前狼吞虎咽,嘴巴嚼着食物说着:“欢迎新来的朋友。”就这么无聊的内容,一看几个小时,还帮播主刷榜。聚拢了人气之后,无聊文化开启了狂欢模式,出现了诸如小米这般打着“无聊”旗号的无聊直播的集大成者。
 
  80%的互联网巨头投身直播产业链
 
  一件无聊的事,一两个人做是行为,做的人多了是现象,如果还和经济等其他层面发生关系,便会发展成一种文化。
 
  但真有人愿意为无聊的直播砸钱吗?有。
 
  这次小米的直播就展示了观众为互联网直播买单的意愿:直播区设置的“七日投喂榜”上,出手最阔绰的观众,为直播打赏了超过2800元的礼物。
 
  不清楚是不是有人坚持围观了15天,但根据官方的数据,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无聊直播,观看总人数已超过了2600万人,收获了约676.7万礼物和24.4万的关注量。
 
  高需求之下,短短几个月之间,直播平台入雨后春笋般涌入市场,为无聊消费开拓途径。曾经有一张爆红朋友圈的直播界面图,上面密密麻麻的排列着80款软件,几乎是一夜之间,这么多直播平台“冒出来”、目前,大众的、小众的直播APP拢拢总总已经多达200多款。
 
  并且,互联网巨头们也纷纷砸钱入场。小米、聚美优品、蘑菇街、唱吧、人人……只要你能叫得出名字的互联网上市公司,80%以上都参与到直播中来了。
 
  消费无聊,因为审梗疲劳
 
  消费市场的扩增导致直播平台大批量涌现。为什么大家愿意消费无聊,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观众们对娱乐节目“审梗疲劳”。
 
  梗,就是娱乐节目中设计的高潮点。电视和网络上各种娱乐节目中,笑点、剧情都是设计好的,全都是套路,虚假又累赘。这样一来,无聊的直播显得越发具有吸引力。
 
  看直播和看综艺,本质上都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从看综艺到看直播,只是换了种娱乐方式而已。
 
  现在正火的跑男,一再被质疑“情节与走向与韩版Runningmen雷同”,通过“设计台本”、“设计情节”、“设计胜负”来提高节目的观赏性和话题性,之前“花儿与少年”也被怀疑通过设计情节和片面呈现来制造郑爽与许晴不和。
 
  相比之下,直播就是一次对铺梗的反策划,是一个没有梗的节目。没有梗的节目洗去了套路,直播的人不用费心铺梗,观众放空脑子迎接看到不经设计的节目,如果有突发状况更好,比如有美妆博主直播中不小心把粉底液挤一脸,笑点来得猝不及防且真实,屏幕上的点赞数竟蹭蹭上涨,因为这呈现了与主流娱乐节目的“设计”截然不同的的生活的本真。
 
  消费无聊——娱乐消费的反精英潮
 
  爱上无聊,实际上也是娱乐消费反精英潮流的体现。
 
  观众对精英化的节目呈现疲倦了。传统的电视节目剪掉的都是节目过程中真正贴近生活和人性的内容,留下冷冰冰不会出错的内容。直播实际上就是对这种精英化节目的颠覆。
 
  观众厌倦了电视台对出糗尴尬的内容一律剪掉,永远只呈现主播在电视前一丝不苟、不会出错的做法。所以当白岩松讲自己醉酒后进演播厅表演节目,险些出事故;嘉宾在某节目中口无遮拦场面差点失控,这些被披露出来的细节反而吸引观众眼球。
 
  在对精英化的节目审美疲劳的时候,无聊的直播便是逃离的出口。
 
  消费无聊并不是一时兴起
 
  在无聊发展壮大成一股消费文化之前,无聊一直作为一种情绪存在,这种情绪人人都有,需要宣泄。
 
  在消费无聊变成一股风尚前,人就有对无聊审美的兴趣和需求。
 
  比如,《鱼乐无穷》是亚洲电视1993年开播的一档深夜节目,播放《鱼乐无穷》的时候,电视台将镜头对准鱼缸里的一群鱼,整个节目就是呈现一群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有人戏谑地说:“就算电视台拿以前的卡带重播也很难被发现”。就是这么一档冗长、重复、无聊的节目,收视率却一度超越黄金档。在亚洲电视关闭后,《鱼乐无穷》被一代香港人奉为电视记忆,直呼这是亚视史上“最好看的节目”,还有人表示,亚视可以不需要关闭,只要持续不断播出《鱼乐无穷》就行。
 
  当下很多成功的商业营销事件,在试探受众对无聊的底线,比如春节前的收集敬业福活动、吃播最开始也是以精剪的方式呈现……在一次次的试探中,我们发现我们对无聊的兴趣并非完全不感兴趣,反而有种放空、不用脑的愉快感。不知不觉完成了观众需求从排解无聊到消费无聊的转变。
 
  无聊在地球另一角可能是安慰剂
 
  无聊是相对的,放到另外一番时空,眼前无聊的事情就成了排解无聊的安慰剂。
 
  挪威NRK电视台曾宣称准备制作一期织毛衣的节目,该节目时长为半天,展现的是羊毛最终变成毛衣的整个过程。节目内容就是直播一群人从羊身上剃毛,然后制作成毛线,最后再由人织成毛衣。
 
  在这个节目之前,NRK就曾经制作过一个12小时的“燃烧的壁炉”。整个节目就是看一个燃烧的壁炉。与此类似的还有8小时列车,134小时北极游轮航行等等。
 
  为什么挪威的电视台对这些无聊的节目情有独钟?事实上,北欧地区因为地处北极圈附近,生活在这里的人在漫长的极夜半年来临时,每天更多的时间在百无聊赖中度过,加上地广人稀,在无聊和压抑中,北欧的自杀率逐年变高。
 
  这些无聊的节目是电视台为挪威人调配的一则安慰剂,因为极夜的半年来临时,挪威人太需要用来消磨时间的东西了。想想看,电视中有一群人陪着你,即使是如此无聊的行为,可以极大地缓解人的孤独感。减少自杀几率。
 
  总而言之,人之所以消费无聊,因为无聊是人与生俱来、需要排泄的情绪。越来越多的人无从自己排解无聊,想方设法排解无聊,无聊便产生了可消费的吸引力。

(责任编辑:diantong)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返回顶部